· 自媒体

我一个大龄单身直女为什么要为少女偶像花钱?

2017/9/14 8:00:00VICE中国 瞎花冤枉钱阅读(19)

作者:tinetine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将听摇滚或独立音乐视为 “品位好” 的标志,可能是年龄大了,看到少女蹦蹦跳跳的样子上班才有元气。在饭了几年 AKB48 之后,我也终于承认了我是一个偶像宅。只不过,在饭偶像领域,“白嫖” 是被不齿的,这意味着你只是在网上看免费资源,却不愿意为了喜欢的偶像真正花钱。

说实话,我算是花钱少的,我对实体唱片没太大兴趣,更爱去看现场演出。倒是身边有些偶像宅们,可以为了偶像痛快剁手。可是归根结底,我们究竟为什么要为了一个遥远的存在掏空腰包?我回忆了一下我和朋友们的饭偶像经历,希望找出来点什么。

看偶像演出时的内心活动,但外表还是比较害羞的,图片来源

物贩体验:偶像之所以是偶像

今年夏天,我去日本参加了 “东京偶像节”(Tokyo Idol Festival)。它本质上跟音乐节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在台上表演的人换成了女子偶像团体,而且除了演出还会有各种物贩活动,特别消费。

在偶像节遇到了身穿 Fuji Rock Festival 短袖衫的小哥,Fuji 同样是个很消费的音乐节,本文现场照片由作者提供

看演出的过程中,我最直接的观感就是 —— 传统偶像已经过时了,现在偶像的音乐风格非常广泛,不再只是穿着蓬蓬裙的少女唱着恋爱烦恼的歌曲,金属、朋克、Funk 和 EDM 等应有尽有,粉丝应援的方式也从传统的 Wota 艺变成了 Pogo 或者 Mosh。再加上专业的团队,音乐品质也不输乐队。

人类总是对年轻女孩更容易产生好感与宽容,同样是唱金属唱数学摇滚,如果只是普通男子,除非音乐真的惊艳,观众会觉得不过如此吧,但如果是一群十几岁的少女,这种养成感和 “明明不擅长却全力去做” 的姿态,就有种青涩的反差萌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制作人们都爱去制作偶像。毕竟,偶像的本质就是,没有了大人就什么都不能做的孩子,偶像身上所有的文化含义,都是由制作人赋予的,偶像的作品就是她作为偶像的本身。

所以,无论是什么风格的偶像,都需要靠物贩这样对粉丝的福利才能营销自己。偶像的本职工作还是要好好卖萌,或者卖反差萌。 

所谓物贩,贩卖的就是和偶像亲密接触的机会。比如购买周边或唱片,就可以得到握手券,拥抱券甚至是摸腿券(真的有)。还有更狠的,比如之前来过上海演出的椎名ピカりん,自称来自魔界的她,物贩特典活动是……咬人。

这世道,果然是抖 M 比较多,图片来源

在实体唱片萧条的年代,只有搭上偶像的福利,音乐才能卖出去。粉丝为了获取亲密接触的机会,重复购买唱片和周边,由此获取的收入,才能使表演一直持续。

多年前 AKB48 横空出世,用握手券、投票券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制造了百万 CD 销量,其实就是将物贩规模化了,也引发了无数争议,日本的两大唱片店 Tower Records 和 Disk Union 还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辩论。

作为协办方之一,Tower Records 是完全支持偶像的用各种方式来营销唱片的

我也想体验一下物贩的感觉,所以决定尝试一下之前在官网看到的,与身穿比基尼的偶像合影。而在另一个亭子里,是一个更有意思的活动:购买券与身穿比基尼的偶像拿着水枪往对方身上喷水。于是,我花了1000元日币买了券,打算试试。

作为队列中唯一的女性,我硬着头皮排在队里

终于轮到我了,我用蹩脚的日语跟她打了招呼。知道了她今年20岁,工作就是 “水着偶像”,即为少年漫画杂志拍摄泳装写真,也会出版自己的录影带。她穿着白色比基尼,外面罩着半透明黑色罩衫,扎着双马尾,英语出乎意料的还不错,告诉我要先跟她猜拳,如果我赢了,她就会只穿泳装跟我合影。不幸的是,猜拳四轮平局,第五轮我终于输了,她也并没有脱下罩衫。

1000日元换了个这样的体验还挺值的

第二天和另外两个团的合影

最后,我算了笔账,所有的特典券一共花了我13000日元(大概771元人民币),得到的就是以上看到的这些拍立得。

为什么我会愿意为了得到这些而消费呢?实际上,我之前从不追星,对于明星也没想过合照,大概是觉得和他们完全没有关系吧。而宛如邻家女孩的偶像就不同了,获得偶像的合照,可以拿出去炫耀;看着可爱的女孩子对自己的热情回应,我这个大龄直女竟然还有点心动;对她们说要加油,好像也是在喊给自己听一样。而购买周边,更有一种在切身支持喜欢的偶像的感觉,尤其是当她们还处于起步阶段的时候。

偶像战国时代的激烈竞争:

当然,达到了 BabyMetal 的高度,就不会再搞物贩活动了。但是能做到这样的偶像还真的只有她们一个(几年前也是从东京偶像节走出来的团体),由于 BabyMetal 有大型公司的支持,专业的音乐和狐神这样独一无二的世界观,才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话题。

被戏称为 “英国著名金属乐队” 的 BabyMetal 与真正的金属乐队 Judas Priest 合作演出,已经和还在靠物贩营销自己的偶像不在一个世界了,图片来源

在竞争激烈的偶像战国时代,想要脱颖而出非常难。BabyMetal 那样的偶像已经站在世界舞台,而那些还没有资格登上偶像节舞台的团体,只能以免费握手、合影、允许摄影以及在街边发传单的方式营销自己。

这位正在发传单的偶像允许我们免费摄影,而已经有一些名气的团体,摄影都是要付钱买券的

当这种发传单的偶像渐渐红起来,接触偶像就不那么随意了,比如合照不能碰到身体,握手会准时被 Staff 推走。其实,作为幻想中的恋爱对象,借由一些尺度以内的亲密接触,才能让粉丝心甘情愿购买这种对应,这也是偶像需要恋爱禁止的原因。有人觉得握手合影很物化女性,但偶像这件事本身就是把少女作为一种作品呈现出来,可以说,偶像存在的大前提就是 “物化女性”。只不过,不同的粉丝对偶像的消费选择也不同,有些人爱的是偶像文化本身,另一些则是在追求和偶像更多的互动。

不同粉丝对于偶像消费的理解:

我采访了几位不同程度的偶像粉丝,他们在饭偶像过程中花费各不相同,在他们眼中,这种消费也给了他们不同的东西。

A君 原本是黑人音乐粉,将 Michael Jackson、Prince 和 Stevie Wonder 等人视作神明,之前也对偶像毫无概念。因为看到 @李艺彤 的微博才入坑 SNH48,之后便每周都去剧场报到。

他的观点是,饭偶像就是一个真人大型网游,人们参与其中是为了缩短与偶像的距离,无论最终是不是想和偶像产生私人关系,也都想获得 “我与别人不一样” 的特殊感。当这种欲望越来越多,最终达到了偶像再也给不了的时候,粉丝便会离开,俗称 “转推” 或者 “重生”。

在这个网游中,有开挂的,有人民币玩家,有人轻易打到了终极 Boss,也有人始终只是个吃瓜群众。A君 的钱主要花在了公演门票,获取离偶像更近的位置,送偶像礼物,和获得偶像的生日祝福上,当然,各种券他也没少买,一年之内消费了5万多元。即便如此,A君 坦言他的消费在 SNH48 饭圈里还是算很少的了,因为他就在上海本地,而剧场里有的是每周从外地甚至是外国赶过来的粉丝,比如某位粉丝在剧场附近的汉庭酒店住宿就花了2万多元。

最终,因为种种原因,A君 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在这里得不到了,就离开了 SNH48,开始每周去看 “蜜蜂少女队” 的公演,在那里继续寻找他要的存在感。

蜜蜂少女队演出的内容是翻唱港台流行歌曲,所以舞台表演有点 “不忍直视”,粉丝大多是从 SNH48 爬墙而来,目的似乎都是为了寻找更多 “福利”

相比于 A君,B君 则是一个在 SNH48 里 “重生” 过很多次的粉丝。他饭偶像的逻辑很简单,谁颜好就喜欢谁,新鲜感渐渐消失后,他就去新人那里 “重生”。今年的年度总选中,他拿下了一位去年新加入的成员的 “单推王”,即单人为她投票最多的人,每个成员的单推王都会被公布出来。可是 B君 似乎并不开心。他说,拿下单推王之后,偶像并没有感激他,也没有给他更多关注。

“偶像火了,粉丝越来越多,就饭不下去了”,作为一个4年饭龄的粉丝,B君 可以说是从一开始 SNH48 无人问津的时候就开始饭了,而他换了一个又一个推,简直是一部 SNH48 成员成长史,过程都遵循着他的这条轨迹。

在 SNH48 这里,饭龄4年已经很长,更不用提 AKB48了。在东京留学的 C酱,比我还小几岁,竟然是从06年就开始饭 AKB 的古参(从古早期就开始的粉丝)。 C酱 的消费主要是购买演出门票,握手券和生写。她曾经去乃木坂46的握手会,握了大名鼎鼎的白石麻衣,但是才握了一秒钟就被 Staff 推走了。不过,C酱 也不太在意这个,她没想过要偶像认识自己,只要舔颜就行了。 

关于收集生写,她表示这真是一个花钱的巨坑,一套生写就三四张照片,折合人民币几百元,“但是能用各色美少女的照片把相册填满,还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” 而偶像周边 T恤 她就没什么兴趣了,毕竟老头衫款式实在单一,C酱 更愿意 get 偶像同款,跟着偶像学穿衣打扮化妆。

脸蛋身材都无懈可击的白石麻衣,作为偶像的同时也是著名时尚杂志的模特,多次在 “女生最喜爱的女偶像” 评选活动中登顶

D君 同样是 AKB48 的粉丝,后来又饭上了 SNH48,对于日系偶像的风格非常熟悉,属于本质偶像宅。他与偶像可以很近,偶像也叫得出他的名字,但永远都是通过物贩和演出的形式进行互动。D君 也去了今年的东京偶像节,主要是去看几个地下偶像团体的,比如天晴れ!原宿和わーすた,她们的演出和物贩他一场都没落下过。

 わーすた 是 World Standard 简称的日语假名,意思是要成为符合 “世界标准” 的偶像

D君 认为,看日本偶像的演出,比参加物贩更有趣,而国内团体的演出乐趣基本为零,所以他准备努力学日语,多去日本看演出。前阵子 D君 去了日本横滨看了@jam expo 的演出活动,最近又买了10月中旬的廉价机票,打算届时撞到什么演出就看什么,毕竟日本处于偶像战国时代,最不缺的就是各类演出。

这时的 D君,已经将之前收集的 SNH48 的合影握手券都卖了,但会单推(只喜欢团体中的一个成员并只为她花钱)那位叫得出他名字的成员,而恰好该成员也是わーすた的粉丝。

这位偶像在自己的生日会上身穿 D君 赠送的わーすた应援服

这么看来,在饭偶像这件事上,粉丝们真是各怀鬼胎。但是说白了,也都是因为偶像给了自己生活中没有的快乐体验,以及恋爱的幻想、变美的范本和前进的动力,大家才饭得起来。偶像其实什么都可以做,什么也都可以成为她们所创造的服务价值。 

哎,这可能就是一切娱乐业的本质吧 —— 花钱找乐子。所以,当每次有人问我,作为一个大龄单身直女,你为什么总在看女偶像时,我只能回答:“拜托,生活已经够丧了,不让我看看萌妹子,这日子还怎么过?”

关键词:

0人顶

0人踩

0人收藏

分享
相关阅读
    我要评论
    (温馨提示:登录后才可以发表留言,您要先登录。) 发表评论
    网友评论
      VICE中国
      文章 2342阅读 10089051
      活跃自媒体人热荐


      包含关键词
      1
      以上关键词对应权重为
      1
      包含停用词
      1
      标引阈值为
      1
      关键词中符合并可作为标引词的有
      1
      标引深度为
      1
      确定的标引词为
      1